推荐: 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一章 其乐无穷(下) 更多>>
 

  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二百零一章 其乐无穷(下)

    时间:2018-05-13 侯龙涛花了一个多小时,把自己关于田东华的分析说了一遍,「他的经历决定了他扭曲的性格,从他进公司的第一天起,他就在计划怎么把他一辈子里,所有人欠他的都从我这儿弄走了,大概从他还没进公司的时候就开始了。」
      宝丁都快听傻了,「你丫说天书呢?」
      「哼哼,简单的说吧,田东华猜到了我对他的意图有所察觉,知道我要搞他,他又发现了文龙是我安插在他身边的人。他也真是自负的可以,不仅没有丝毫的收敛,反而进一步的实施自己的计划。他在临走之前那么看文龙,是在摆明了告诉我他已经知道文龙是卧底了,你说他有多大的胆子吧?你说他是不是瞧不起我?」
      「他怎么是告诉你他知道我是卧底了?」
      「咱们一步一步的来,咱们先假设他不知道你是卧底,也不知道我要搞他,他的性格是小心谨慎,考虑问题也很周详,他会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而流露出那种感情吗?」
      「大概不会。」文龙跟田东华的接触比较多了,对他也有了一定的了解,他确实没有那么容易就会暴露感情。
      「好,现在假设他什么都知道了,也就是说他猜出了你已经把他要做了我的计划告诉我了,然后他故意用那么明显的眼神儿告诉我,你是他的人,你是他安排在我身边的卧底,他是在说他不怕我知道你们俩的关係,因为他已经知道了我什么都知道,因为他已经知道了你是我的人。哈哈哈,」侯龙涛一边大笑,一边打着响指,一边摇着头,「田东华啊田东华,好你个田东华,哈哈哈,真是有你的,玩儿得我一点儿脾气都没有,他那是当着面儿拿我不懂的语言骂我傻屄啊。我把那么显而易见的线索放在你面前,你却视而不见,傻瓜注定要失去一切的,他是想在最后将我击败的时候,可以这样嘲笑我。」
      「我肏,我头疼,」一休捏住了自己的太阳穴,「你呀我呀他呀的,都他妈把我听晕了。」
      「呵呵呵,」侯龙涛走到大窗户千面,背着手,望着窗外,「如果不是因为跟丁儿臭贫的时候突然来了灵感,我还真分析不出他已经识破了文龙;如果不是我分析出了他已经识破了文龙,我大概还真琢磨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」
      「我他妈也被你说晕了,」大胖摸着自己刚刮的光头,「我们就都当你说的一点儿错儿没有,咱们现在要怎么做?」
      「现在问题有点儿麻烦了,」侯龙涛回过身来,双手撑着会议桌,弯着腰,表情略显严肃,「我这次确实是被他算计了,我是想等他把上市的事儿跟我干我完了,我就让他滚蛋的。这两个月以来我放鬆了对他的警惕,给了他充足的时间準备,很难说他现在已经进行到什么阶段了。」
      武大突然一拍大腿,「他所说的就是上市,跟俄罗斯人谈妥了,上市的时机就成熟了。生意已经大到了让你担心政府插手的规模,也有了更高的国际影响力,上市成了理所当然的选择。」
      「Youaresoright。」侯龙涛一指二哥,「现在麻烦的就是他已经完全不在我的掌控之中了,Ihavenoidea他接下来会怎么做。」
      「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很被动啊?」
      「废他妈话,」大胖扇了二德子的后脑勺一下,「你丫就会问这种低级问题。」
      「那可不一定,」二德子揉着脑袋,「田东华又不知道咱们已经知道他已经知道文龙是卧底了。」
      「没错儿,」侯龙涛走过去拍了拍二德子的肩膀,「我的自以为是导致了我本来应该是致命的失误,但他的狂妄自大又给我了重新取得领先的机会。现在我知道他要文龙传递给我的每一条信息都是假的,而他却不知道从现在开始,文龙传递给他的信息里,大部分都会是真的。虽然我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事事快他一步,但仍旧可以保持半步的领先优势。」
      「左屁不是在那边儿帮你看着他呢吗?他有什么异动吗?」
      侯龙涛摇了摇头,「我让左屁留心他在上市程序上的一举一动,他在背后做了什么,左屁大概就无从知晓了。文龙,我需要你跑一趟美国,也许再过一个月吧。」
      「我去还有用吗?他肯定不会让我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。」
      「我不是要你去看着他。他装着不知道你是卧底,我装着不知道他知道你是卧底,他的行为必须符合他不知道你是卧底,而我的行为也必须符合…」
      「明白明白明白。」
      「他不会马上要你过去,因为他需要你在这儿盯我一段儿,但最终他会要你过去,因为他怕你一个人留在我身边,你会控制不住自己;我不会要你马上过去,因为我自信他五年内不会对我再出手,但我最终会要你过去,因为我还是不放心他,需要你去看着他。如果我们俩任何一个人不这么做,对方都应该会产生怀疑的。」
      「我肏,我走了,我走了,」宝丁站了起来,「我头都听大了,你们这些斗心眼儿的人,我都替你们累。我就回去老老实实的当我的人民警察,你有什么要我做的就通知我。我走人了。」
      屋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和宝丁是一个想法…
      武大、刘南和文龙跟着侯龙涛回到了他的办公室,坐在了他的大办公桌前。
      「我还是那句话,」刘南把一根烟扔到侯龙涛面前,「你要是没有把握玩儿他,现在就让人把他做掉,永除后患。如果是因为玉倩,你不好要他的命,就现在一脚踢开他,这都是最保险的出路。」
      「没有什么事儿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。」
      「那就别继续了,没必要冒那个险。」
      「别啊!」文龙先不干了,「现在收手,我以前费的劲不都白费了,怎么也得整出点儿结果来啊。」
      「又不是在做游戏,这是有倾家蕩产的危险的,再惨点儿丢了性命也不是不可能的。」
      「有点儿危言耸听吧?」
      「危言耸听?」刘南瞟着文龙,「他现在已经知道你是埋在他身边的,你再过去,谁能保证他不真的把你埋了啊?」
      文龙挠了挠头,扭头看着侯龙涛。
      「你的人身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,我会把你往火坑里推吗?」
      「那我就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,跟他玩儿。」
      侯龙涛皱着眉头,一幅犹豫不决的样子。
      「臭猴子,」武大抬了抬眼皮,「你真的怕他看不起你啊?」
      「谁看不起他?什么啊?」刘南都没明白武大在说什么。
      「当然是田东华啊,臭猴子觉得如果自己不跟他玩儿到底,在中途就用暴力或是什么其它的非正常手段把他踢了,好像在事实上向他认输,承认自己斗智斗不过他。是不是啊,臭猴子?」
      「有一点儿吧。」侯龙涛撇着嘴抽了抽鼻子。
      「狗屁,哪儿他妈有这种道理?」刘南极度的不以为然,「龙虎相争当然是各出全力、不择手段了,谁规定的强大的一方不许发挥自己的优势?谁规定的强大的一方必须把自己降到对手的同一水平上?他挑战他不可能战胜的对手,那是他自不量力,作死,怪得了谁?」
      「主要是我非常的好奇,从理论上讲,他是没有一点儿胜出机会的,」侯龙涛摘下眼镜,擦拭着镜片,「但他却锲而不捨,我真的想看看他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来,我想知道他到底打算怎么把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据为己有。」
      「那还不好办,把他绑了,严刑逼供,还怕他不说?」
      「切。」侯龙涛都懒得反驳了。
      「怎么了?不告诉玉倩不就完了。」
      「小丫头那么聪明,她的东华哥突然不见了,一想就是我啊。」
      「我这位四嫂是怎么回事儿啊?为什么老向着外人啊?」虽然文龙跟玉倩的关係非常好,但对于她的这一点还是有些怨言的。
      「哼哼,也不能怪她,她一直把田东华当哥哥看,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摆在她面前,她从主观上是不会相信我给田东华安的罪名的。」
      「你的话还不够份量啊?她不是很爱你吗?大被同眠都答应了。」
      「爱我并不等于要完全失去自我啊,玉倩的个性那么强,又那么独立,对什么事儿都有自己的想法的,」侯龙涛伸手摸了摸自己办公桌上的一个像框,里面是他和玉倩的合影,其他老婆的照片也都分别镶在别的像框里,「这丫头不好说服的。本来香港那件事儿之后,玉倩已经开了绿灯儿,现在文龙的问题一明了,可以看出田东华根本就没真的打算在香港做掉我,是我错过了机会。」
      「就算他没想干掉你,至少可以看出他图谋不轨。」
      「对啊,怎么他妈说来说去又绕回来了?玉倩就是不想让我在肉体上伤害田东华,那就算是她尽到做朋友的义务了,其它随便我。我现在不动他,一是我好奇,二是我根本就动不了他。」
      「什么叫动不了他?」
      「现在是上市之前的关键时刻,中途撤换负责此事的总经理,不光是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合格的人接手,也会打击未来股民对东星的信心,这种时候大变动是要不得的。所以虽然明知他心怀鬼胎,除了被动防守,我也没什么别的办法,其实我也根本没必要现在就把他踢开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?」
      「你想想,他是要藉着上市这件事儿控制东星,在美国上市的过程是很正规的,一条儿一条儿的都规定好了应该怎么做,需要提供什么资料,所以他从程序上钻空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。既然如此,在上市工作完成之前,他暂时对咱们形成不了任何威胁。」
      「那你说他到底要干什么?」
      「我看就只剩下直接收购了。」
      「直接收购!?」刘南差点没把嘴里的香烟吐出来,「咱们这次上市发售十亿股,每股招股价两美元,不过肯定是高开,全买下来,没有三十亿想都别想,他哪儿来的资金?而且就算全买下来,那只佔东星总股本的百分之三十,你一个人就拥有百分之四十四点八的股份,他还是控不了股啊。」
      「是啊,」侯龙涛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胸有成竹,「所以我好奇啊。」
      「他连HostileTakeover的机会都没有,他出多高的价钱,我们都不会出让的。」
      侯龙涛耸了耸肩,「所以我说咱们就静观其变,看他到底能玩儿出什么花样儿来。」
      「好,那咱们就再陪他玩儿几回合。」刘南最终还是同意了侯龙涛的「对策」…
      到了下班时间,星月姐妹开着S600来接侯龙涛和他的小秘书。
      茹嫣从塑料袋里掏出一盒红艳艳的草莓,递到前面,「智姬,拿着,洗好的。」
      「好。」智姬接了草莓,先往正在开车的慧姬嘴里塞了一个。
      「你要吗?」茹嫣侧身靠进男人怀里,又掏出了一盒草莓。
      「你什么时候买的?」
      「你跟大哥他们开会的时候,」茹嫣咬下了一个大草莓的尖端,闭着眼睛把红唇向男人送去,「哥哥…」
      侯龙涛左臂搂着美人的肩膀,右手托着她的下巴,低下头,含住她的小嘴,舌头插入她的檀口中,将半个草莓挑到自己的双唇间,把酸甜爽口的汁液挤给她,自己把剩下的果肉吃掉。
      茹嫣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,继续餵他。
      侯龙涛把爱妻的两条长腿从座位下搬了上来,放在自己的大腿上,色迷迷的右手伸进了她的女装短裙里,爱抚着光滑的裤袜美腿和美臀,嘴里还能品嚐鲜果和香津,真是惬意。
      Benz在靠近公安部的长安街边停了下来,几分钟之后,已经换了便装、一身都市少女打扮的玉倩开门钻了进来。
      茹嫣把腿从爱人的身上挪开,为刚上车的女孩让出地方,还没等她坐稳,已经把一颗草莓送到了她口边,「来,张嘴。」
      侯龙涛的嘴巴紧接着就跟了过去,堵住了玉倩的檀口,跟她一起把那颗草莓吃了。
      玉倩也靠近了男人的怀里,「嗯…」
      「怎么了?很累啊?」
      「脚疼。」
      「你干什么来着?」
      「从办公室走到马路边儿上远着呢。」
      「呵,你就娇气吧。」
      「不行啊?」玉倩在男人的腰上掐了一把。
      「我帮你揉揉。」茹嫣向玉倩勾了勾手指。
      「好啊,」这回轮到玉倩把腿放到男人的腿上了,「茹嫣姐姐最体贴了。」
      茹嫣微微一笑,托起女孩一只白白净净的小脚丫亲了一口,开始在她娇嫩的交心上搓捏。
      侯龙涛用力的嚥了口吐沫,自己的这些老婆可真是太会挑斗自己的了,他的左手揉着玉倩的大腿,右手扶着她的背臀,轮流亲吻两个美人。
      「涛哥哥,」玉倩用一根香指刮了刮爱人的脸颊,「我问你点儿事儿啊。」
      「说。」侯龙涛扭头在女孩的脖子上舔着,左手插进她的小背心里,隔着乳罩,托揉起圆鼓的奶子。
      「讨厌…色狼…」玉倩揽住男人的脖子,把头枕到他的肩膀上,「今天你说的田东华以前的事儿,有好多我都不知道,你是从哪儿打听出来的?」
      侯龙涛的手刚刚插进女孩的乳罩里,听她这么一问,扣弄小奶头的手指在一瞬间停顿了一下,然后才继续,「你妈妈跟我说的。」
      「我妈妈?为什么会跟你说那些?」
      「我特意去找她问的,田东华的过去她都知道。」
      「噢…」玉倩也知道母亲确实是调查过田东华的过去,因为他曾经是自己未来丈夫的侯选人。
      「怎么了?」侯龙涛挑了挑女孩尖尖的下巴,「干什么一幅若有所思的样子?」
      「没事儿,」玉倩浅浅的一笑,把屁股向男人的腿边蹭了蹭,靠得他更紧了,脸颊蹭着他,玩着他的领带,黑亮的眼珠滴溜溜的转着,小鸟依人,别提多惹人爱怜了,「茹嫣姐姐,你揉得好舒服。」
      「你的小脚丫好香。」茹嫣喊住了女孩的一颗大脚趾吸吮着,抬眼望着她,眼神性感无比。
      「呼…」侯龙涛重重的出了口气,把自己的领带揪鬆了,就好像呼吸困难一样,他将衬衫从裤子里扽了出来,右手伸到玉倩的双腿下,把裤子解开了,巨大的阴茎一下就跳了出来,打在了玉倩的大腿下侧,他根本就没穿内裤。
      玉倩稍稍分开双腿,让坚硬的肉棒从自己的大腿间钻了出来,然竟将它夹紧。
      「呵…呵…」侯龙涛扶着女孩的大腿,一下一下向上挺着屁股,「肏」着她的双腿,她的腿娇嫩无比,磨擦起来也是舒爽的很。
      茹嫣在另一头把玉倩的双脚并在一起,抱在身侧,自己压下上身,含住了男人钻出雪白玉腿间的大龟头。
      玉倩低头在茹嫣的长髮上吻着,右手伸到双腿下,握住男人的睪丸,在柔软的手心里转动。
      「啊…」侯龙涛闭上眼睛,往椅背上一靠,头仰了起来,「我的宝贝儿…」他的右手还在玉倩的裙下,抓住了小内裤,虽然他现在的姿势并不能做什么,但只要打到让美人了解自己心意的目的就行了。
      玉倩果然是立刻就会了意,她向后靠到车门上,把粉红色的T-Back内裤褪到了膝盖处。
      茹嫣从另一边帮女孩把小内裤脱了下去,将香喷喷的不片放在了男人的脸上。
      「嗯…」侯龙涛用力的吸着气,「倩妹妹…」
      茹嫣跪在座椅上,抱着男人的头,舌尖顶在玉倩的内裤上,把一小块布料压进他的嘴里。
      玉倩背对着男人,跨过他的双腿,皱着眉头,右手在屁股后面摸索着,「啊…」好像是找準位置了,她开始慢慢的往下坐,「啊…涛哥哥…啊…」她能觉出自己被逐渐的填满了…
      电梯门一开,里面站着侯龙涛、茹嫣、玉倩和星月姐妹,外面站着陈倩和陈曦。
      「嗯?你们上哪儿去啊?」侯龙涛走出去搂住了两姐妹的细腰。
      「回家吃饭啊。」
      「在这儿吃不就完了吗?」玉倩隔着牛仔裤在陈曦翘翘的屁股上拍了一把。
      「讨厌,」陈曦轻轻掐了玉倩一把,「上个礼拜就没回家吃过饭,我大伯父他们都不高兴了。」
      「为什么?不是说你们姐妹俩一起在外面吃嘛。」
      「也不能老在外面吃啊。」陈倩靠在男人的身前,样子有点无奈,她也想像其他姐妹那样,能住在这里,就像是住集体宿舍一样,有那种快乐的气氛,但物质条件好上几百倍。
      「那随你们了。」玉倩跟着茹嫣她们先进屋去了。
      侯龙涛当然知道两位陈姓爱妻心里怎么想,每次不得不离开的时候,她们那种恋恋不捨都是显而易见的,「我送你们俩下去。」
      「路上堵吗?」陈倩把车钥匙掏出来了。
      「今天还行,能开得动。」侯龙涛左亲一下右亲一下,「你们俩刚才在家里干什么来着?皮肤好都是粉红色的呢。」
      「哼哼,」陈倩拉着爱人的手,「欺负云姐来着,不光我们啊,诺诺和清影也有份儿的。」
      侯龙涛拉着姐妹俩到了停车场,在嫩绿色的夹壳虫前面,抱着她们不停的亲吻,就是捨不得放她们走。
      陈曦在爱人的耳朵上舔着,「我过两天跟大伯父他们说我跟同学去外地旅游,应该能过来住几天的。」
      「我不要你们只能住几天,我要你们一直住在这儿,我要天天回家都能看到你们,我要天天睡前都能亲吻你们,你们搬过来吧。」
      「我们也想啊,」陈倩紧紧的握着男人的大手,「可是…」
      「我不管了,我忍受不了了,我去找你父母说。」
      「什么啊?」两位小仙女都惊讶的看着男人。
      「没有其它的办法,咱们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开了。」
      姐妹俩都没说话,以前没人提起,但大家都明白,她们的问题迟早都要解决的,而且只有一种方法。
      「好不好,」侯龙涛把姐妹俩的两只手拉到自己的嘴边,轮流的轻吻着,「我真的不愿意再这么下去了,咱们没什么见不得人的,就算是外人,咱们都不必瞒着,更没必要瞒着你家里人了,也不应该瞒着他们。」
      「需要我们準备什么吗?」陈倩的声音有点颤抖,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激动,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潜意识里盼这天已经盼了很久了吧。
      「给我两天时间,我好好儿想想,你们什么也不用做,一切照常。」
      「我父母…」陈曦摇了摇男人的胳膊,「光说服大伯父和大伯母…我爸妈这礼拜四正好要来北京。」
      「我知道,给我点儿时间。」侯龙涛在女孩花瓣般的脸蛋上吻了一口…
      编者话:费了半天的劲,这章也就只能写成这样了,主要是因为我也从来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,实在没法把握人物可能的心理活动,自己都觉得没有什么说服力,但又不得不把这件事搞定,好在这章并非重点,也就只能这样了。